荼蘼

我会想象出你穿上西装,牵着你的她走过红毯,对她说我愿意,为她戴上戒指,给她一个吻的画面。然后我在屏幕面前哭得像条狗,打出的字拼凑成一句句调侃玩笑的话。

真好,追星这种事情就是这么奇妙。

【兴进】成全

—马小兴x马进,有私设,ooc严重。没有文笔,瞎写。
—断网是第一生产动力。灵感来自《成全》


小兴十二岁以前的人生是黑暗的。

他出生后父母就离婚了,他被判给了父亲。父亲酗酒,一年难得有几次回来。他就和奶奶相依为命。在他五岁时奶奶去世了,他妈凭着那点残存的人性把他带到了身边。

在小兴看来,其实在谁身边都差不多,反正都只是为了活下去。

十二岁时,他妈改嫁给马进的三叔。小兴觉得,在他遇见马进之前一切再黑暗都无所谓了。

马进的三叔也不是什么好人。他逼着小兴改了姓,不然就要把小兴丢出去喂狗。小兴其实无所谓姓什么,但他妈似乎有些抵触。

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兴觉得这些大人的爱情很可笑。

后来,两个人开始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吵架。两人的吵架越来越频繁,甚至开始动手。小兴看得烦了,就安静地呆在角落里。他的后爹从一开始就不满意这个拖油瓶,气上来的时候就会对他拳打脚踢。

马小兴家在马进上放学的必经之路上。马进好几次遇见坐在家门口,满脸伤痕的马小兴,虽然俩人没什么血缘关系,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次,但马进挺心疼这小孩的。

有个冬天,马进放学晚了。天都黑了,小巷子里暖黄色路灯的灯光忽闪忽闪的。马进就看见小兴哆嗦着坐在家门口,灯光照下来,不难发现他脸上有些深浅不一的伤痕,有已经结痂的,也有崭新的冒着血珠的。
马进二话没说就拉着他往家里走,小兴仍然乖巧地跟着马进走。马小兴知道他不是坏人,他在妈妈和后爹的婚礼上见过马进,他记得马进还对他笑了。之后马进常常拉着小兴去他家,小兴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遇见天使了。

他俩其实只相差一两岁来着。马小兴的妈妈终于在某一天意识到了这点。于是,十五岁的马小兴踏入了校园。因为年龄的缘故,他被班上的孩子孤立了。这个学校小学到高中都有,马小兴每次都趁着课间去找马进,这是他在这个校园里唯一认识的人。

马进学习很努力,可他不是天赋型学生,也不是努力努力就能好的学生。浑浑噩噩十六年学生生涯过去,也只是在一个国企里混口饭吃。

马小兴的小学和初中都是靠着他哥撑下来的。等他上高中的时候他哥早上大学去了,他没了奋斗的目标,只能去职校了。

如果说马小兴的前半生为活下去而活,那他的后半生为他哥而活。

后来公司团建,他被他哥的一个吻亲懵了。他差一点,就差那么点,就跟他哥摊牌了。

当他豁出命给他哥回家的时候,他觉得他疯了,因为在海上漂泊那几天居然是来到这荒岛最开心的几天。因为那段记忆只属于他和他哥两个人。

马小兴知道马进想回去是因为中了六千万的时候,他的心就像被打翻的调料。有为马进中奖的开心,也有对于那个吻的苦涩,还有被欺骗的悲愤。

他哥推他的那一下,他突然就从梦里惊醒了,也许是疼得醒了。马小兴前半生没少受过伤,可他根本感受不到疼。当这份伤是来自那个叫马进的人时,就是变本加厉地疼。

马进的世界里有他,也有姗姗,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,马小兴不一样,他的世界里就只剩马进一个人了。

兑奖期限过后,马进把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当成世界末日来活,马小兴从始至终都把每一天当成拥有他哥的最后一天来活。

马小兴什么都不要,金钱或者名利对他而言都不重要。可这些对马进来说重要,那他就可以为了他哥去做一切,他只要他哥好。

自从马进“疯了”之后,马小兴每天都跟着他。他知道马进的计划,知道马进要怎么“毁掉”自己。

那晚,马小兴看到他哥牵着吴姗姗的手,看到他哥流露出他从未见过的眼神。

巨轮烧起来的那天,马小兴觉得自己的演技足够逼真,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,差点就骗了自己。

马进从始至终给予他的都是怜悯里的爱。这份爱在怜悯里泡久了,都苦涩了。喜欢着马进的马小兴应该是死在那场大火里了,虽然疼,但终究是过去了。
马小兴选择性失忆了。

他记得自己豁出命跟马进在海上漂流的那几天,他不记得他见证过的马进和吴珊珊在一起时的甜蜜。

再后来,他出院了。马进和吴珊珊的婚礼也在张总的见证下举行,马小兴作为伴郎出席了婚礼。

他安静得就像初见马进那天,站在他妈和后爹的婚礼上一样,可惜今天没有那个冲他笑的小男孩。从今往后,也不会再有。

“谢谢你,小兴。” 马进在婚礼结束后拉住了马小兴,他听完却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,只有一个难看得要死的笑容。他觉得自己特别厉害,活出了歌词中的故事。

[我对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,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]

三个人的故事,两个人的结局。马小兴觉得特别好,马进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碧海蓝天,他也该放下了。

【双黄】信

好棒啊

北边飘来的小彩云:

师爷:


近来可好?


我给你写信的时候,窗外的鞭炮噼里啪啦的响,我拿起笔又放下,最后还是决定先出门看一看烟花。


看到烟花就想起那一年我们在人头攒动的江边等待跨年钟声的响起,人多树也多,我站在你后头,烟花从你头顶升空爆炸,你回头看我,你没有说聂鲁达繁长的诗篇,不讲鲁拜,我看见海涅在你口中稍稍成型又迅速的咽了下去,你说小渤儿,烟花可真好看啊。你说这话的时候,我脑子就成了废物,什么也都做不了了。


是我肤浅了,你就该把王小波从我书架上撤走,抽掉我的粗言俗语,可他说的没错啊,师爷啊师爷,师爷啊师爷,你真该看看他写给银河的信,每一封都叫我脸红心跳,自叹不如,我真羡慕他,说出了把把刀子,剖开胸膛取出心脏,从心脏里剥出片片灵魂,每一片都写上爱你。


如果你情愿,我想带你去海边,听海水哗哗的响,如果你情愿,我想带你去山里,看山火从头顶烧过,如果你情愿,我想给你唱一首歌,从一月唱到十二月,从昨天唱到大后天,我想听你叹气,想看你抬起又放下的手,你常年握笔的右手中指第一指节上有一块硬茧,我想这样该多好。


有很多话想和你说,又不知道怎么和你说,在脑海里反复的措辞,写下的话还是笨的,字还是蠢的,你会喜欢吗?可以不讨厌吗?


我真想给你看这里的山,漫山遍野的石头,它从不藏心事,是非都放在面儿上,不给人任何想要探究的欲望,他是毛姆笔下的施特略夫,你又要说我擅自揣测,可你要来就会知道,我窗外百米之外有采石场的废墟,于是我得以窥见这座山裸露的血脉和心脏,他的不辨是非的善意招致杀身之祸,而没有人知道究竟谁才该对他负责。


这里的山是柔仁易欺的,这里的冬也是温软粘人的,我成天只需要穿一件薄毛衣,顶多加上条羊绒围巾,我曾经历了许多寒风凛冽和春风料峭,这对我来说也未尝不好,你身体可还好?除了咳嗽的老毛病我并无大碍,你知道的,我是戒不了烟的,这里销路最好的是二十五一盒的黄芙蓉王,有烟抽我并不怎么挑,人总要有些嗜好,不然活着少了些意思。


我抽烟和你读书是一样的,说到读书,我见到了二十块一斤的书店,称打的知识太有辱文化,我用三十几块买了皮囊和瓦尔登湖,我想如果不是硬纸板封面,可能还要再便宜几块,你是要笑我了,我让你笑,你笑是好的,不要生我的气,我不会哄人,也不会说好听的话,你不说话的时候,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所以师爷你可要快点回信,如果你忙的话,就抽时间回我一句,不要把顾城抄给我,你如果有空,就跟我说说那边的天气吧,晴天要出去走走,呼吸新鲜空气,吃的可还对口?愿你总是胃口大好。


我可真想跟你说好多事情,不拉不拉不拉不拉,到了嘴边又觉得很多是废话,我要是和你见面了,就要拉着你说上三天三夜,你不愿意听也没有办法,好啦,如果你太累了就睡吧,我看着你睡也没关系,你尽管说,天上的星星我也想要摘给你,可你不要学王尔德,我切下影子的时候,心是要留给你的,不要轻蔑的笑我鄙陋,在你面前,我是无知的,是盲从愚昧易怒的,你随便说一句话,就有了名声,有了声望,有了我要追随你的渴望,所以你还是尽管的笑吧,我愿意说些混账糊涂的话让你开心,可你不要打心底里看不起我,我是野蛮的,可不是庞勒口中的大多数,我的野蛮只对于你,不讲道理,不通人情,只要想到这封信是写给你的,我就连话就都不会说,你笑我吧,尽管笑我吧!


我不能再读你说的那些小故事了,他们都让人过于患得患失,我要看一看马尔克斯,幻想真是好东西,假假真真谁说的清呢,你如果出现在我的梦里,和我喝一夜的酒,那我就醒不过来了,所以你要原谅我,日日夜夜,千千万万,我不喝酒,可就难熬了。我毛病可真多,还要叫你一件一件的原谅,作为补偿,我把心送给你好吗?他太急切太热烈太滚烫了,我怕烧坏你,所以你可以给我浇一浇凉水,你会吗?你不会吗?一想到你,我就成了那些诉衷肠而不具名的女主角,这可有点让人难过,你要多念念我的名字好记住我,我要吃肉喝酒,我是俗不可耐的,可一和你有所牵扯,我就不食人间烟火了。


你在读谁的诗呢?博尔赫斯还是叶芝?我只看懂顾城和北岛写的儿童文学,我没有诗性也没有诗意,我从巨石铺成的路上走过,你就出现在树上,水中,我还是要夸你,只要想到你,美就得以具化,你和诗本身就具有一般的存在意义。


所以你会给我讲神话吗?从云雾缭绕的山顶讲起,爬不上去的山上才会有神仙,爬不上去又怎么知道神仙到底是什么样子?你还不是在幻想和揣测,好啦我不羡慕神仙,我心里有你,我谁也不羡慕。


所以,可以听我给你唱一首歌吗。


我要唱一首你唱过的歌,你还是更想听海子的九月?海子说,远方什么都没有,他离开的太早,所以他不知道现在远方有了你,当这是个玩笑,自在一些,哎呀,允许我抽一支烟吧,还有最后一支烟就要天亮了,烟花即刻就死去,星辰却是永恒的,可烟花当然有嘲笑和吹嘘的资本,许多人都要看烟花,却没有几个人抬头看星星,你笑我鄙陋无知吧,外面太冷了,如非大厕我是绝对不要出门的,你知道,凌晨时分通常是最冷的,太阳就快升起了,啊哈,可真冷啊,我们都知道,太阳总归是要升起的。


总也有说不完的话,多走些路,多吃些肉,多交些狐朋狗友,你愿意就去寻欢作乐!


开春拆了石膏,我就去见你,这么一想,春天就还有那么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柴渤

吃cp一旦走了be向,不是弃坑就是得学会屎里捡糖,偶尔还带点玻璃渣。

以前的布鹅也是非常的嫩呀,爆好看!!!

手动调色,抱图随意。

找不到高清的,有点糊

截自【红楼丫头】,布鹅在里面饰演兴儿,命运呀

刷微博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这个视频,突然一颗红兴糖从天而降……

狗在家中坐,粮从天上来

-
游戏是两个人互猜自己背后的名字,艺兴看到红雷哥的名字盲猜了张杰(噫?)

然后娜姐也是盲猜猜中红雷哥(哦?)

艺兴害羞了!

重温鸡条迷失青岛这期,发现布鹅真的好好看啊。

唇红齿白,我想……想太阳

超软超好看了